一句承诺,老韩两口子守护烈士31年

作者: 刘萌萌 张万德 艾克热木江
来源: 天山网
日期: 2019-08-13

  8月8日,一个已被汗湿透的脊背仍在烈日下忙碌,扫落叶、浇水、擦墓碑……韩新敢的动作很麻利,守好和静县烈士陵园就是他全部的心思。累了一上午的他,终于坐在了一位还没找到家属的烈士墓前,擦着汗水,静静地看着墓碑。

?

  一句承诺,老韩两口子守护烈士31年 1988年,韩新敢守护烈士陵园的时候,大家都叫他小韩。现在都叫他老韩或是老汉。

  31年来,老韩没有离开过和静,他怕自己走了,烈士们就孤单了,“每年清明我都要敬他们一杯酒,和他们聊聊天。”

  “答应了人家,就得做到。”

  上世纪80年代,20岁出头的韩新敢和妻子韩爱英来到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和静镇查汗通古村落脚,这里的老地名叫龙泉沟,离县城有6公里。“方圆几公里一共就5家人,除了我们,其他几家都是牧民。”老韩说,虽然偏远,但有水有地,有地就能活。

  和静县曾有一座烈士陵园,长眠在这里的人,大都是当年的铁道兵。1974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承担起修建南疆铁路吐鲁番至库尔勒段的任务,268名军人为这条铁路献出了生命。

  烈士陵园距离老韩家仅百米。老韩说,当时陵园没有纪念碑、没有围墙,只有高耸的白杨围着。

  当时有相关负责人来请老韩帮助看护陵园。自家的十几亩地就在陵园边上,守陵园也是举手之劳,就答应了。

  新鲜感很快过去,戈壁的孤独逐渐袭来。“白天没事干的时候,就看戈壁滩练眼力。晚上没电,也没娱乐活动,我们俩就坐在门口看星星,时间长了,媳妇也有过怨言。”老韩说,那时去县城的路还是砂石路,一到下雨天,坑坑洼洼很难走。

  1998年的一天,父亲韩世金在去接孙女韩梦雪的路上遇到大雨,深夜才回到家,看着摔了一身泥水,差点掉河里的爷孙俩,韩爱英第一次和丈夫红了脸,“我要回县城……”韩爱英哭着把积压的委屈宣泄了出来。

  韩世金的一句话让韩爱英止住了哭泣:“既然答应了人家,怎么能不做到,娃儿我给你带着,放心。”就这样,直到2012年韩世金去世,韩梦雪一直被爷爷细心呵护。

 

  “一座桥修了又修”

  老韩的家门口有条河,当地人叫吉祥河,想要去烈士陵园扫墓,就得过河,于是老韩两口子在河上修了座桥,30多年来,这座桥已翻修了三次。

  “经常有家属或者学生来烈士陵园扫墓,到了夏季,水位上涨不安全,我们修桥能方便他们过来。”老韩说,起初修的是木板桥,他和老伴一人站一边,护着孩子别掉下去。

  走的人多了,木桥受不住了,老韩又花了几千元买了水泥,修成了石头桥。

  陵园没有围墙,夫妻俩怕牧民的牛羊进来踏坏陵墓,就花了一个月用枯木和树枝搭起了围墙,又陆续种了几百棵杨树。

  打扫陵园卫生、擦拭烈士墓碑、给扫墓的学生或其他人领路、扫墓过后清理垃圾……老韩夫妻俩除了忙农活和管理自己的果园大棚,就待在烈士陵园里。

  守得久了,烈士们的故事也逐渐在老韩的脑海里丰满起来。“王东喜牺牲的时候28岁,他是为了保护战友献出生命,被追授一等功;还有王锋,他救了落水的人,他们中不少都是十八九岁就牺牲了。”老韩说起这些时脸上就会变得很凝重。

  “新陵园建成了,我还继续守”

  2013年7月,和静县人民政府新建了和静县烈士陵园,老韩家旁边的烈士墓被迁走了。

  新的烈士陵园共有203个墓碑,老韩对逝者的个人资料、墓地位置了如指掌。

  陵园距离老韩家只有2公里,骑着电动三轮车,一个馕或面包当午饭,往返在家与烈士陵园之间,成了这几年老韩的生活常态。

  “民政局的领导找到我,说还是希望我继续守陵园,我就答应了。”老韩说,守了二十多年,自己也舍不得了。

  如今的陵园里,墓碑排列整齐划一,在青松翠柏的掩映下显得庄严肃穆,墓碑前后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老韩穿梭在墓碑之间,用手中的布细细擦拭墓碑上镌刻的名字。

  “40多年了,老战友们来看你了!”今年八一建军节前的一天,临近中午,烈士陈跃的墓碑前迎来了一群头发花白的老人,陪伴他们的正是老韩。

  这群老人来自福建福州,曾是铁道兵第六师的老兵,退役后回到了福建,时隔四十多年,第一次回来看望老战友。

  “陈跃是我们一个连的老战友,这次我们专门从福建赶来看他,韩老弟直接就领着我们找到了他的墓,老韩真是把烈士放在心上了。”66岁的陈承华说,将战友交给老韩,他们很放心。

  临走前,陈承华抬起手向老韩敬了一个军礼,表达无尽的感谢。

  如今,龙泉沟里只剩了三家人,邻居哈山·买明是2014年搬来的,听说老韩守陵的故事,热心的他常常帮老韩照顾牛羊干农活。“老韩守护烈士的事,我们都知道,太值得人尊敬了,这几天天热,他要去烈士陵园浇水,我就帮他喂牛羊。”哈山说。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69972
新华网新疆频道